成都可以听评书的茶馆(四川茶馆评书)

01 鹤鸣茶社过往的故事

成都历来茶铺很多。

根据《成都通览》记载,清末宣统年间成都有街巷667条,茶铺也有600余间,几乎条条街道都有一家自己的茶铺。这种规模一直持续到40年代前后,那时候成都仍有614家茶铺,可见茶铺在当时是十分稳定的行当。

在茶铺这个稳当的行当里,鹤鸣茶社可以称得上是翘楚。成立于1923年的鹤鸣茶社,距今已经有接近100年的历史,是成都现存历史最悠久的茶馆之一。

1923年的时候,有一位来自大邑县的龚姓商人到少城公园(现人民公园)踏青。看到公园里溪水环绕,绿树成荫,便起了念头想在这里修建一座亭式厅堂建筑,用以品茗休憩。相传这位龚姓商人起了念头之后,当晚就梦到此处紫光缠绕,一方池塘中伫立着几只白鹤嬉戏,引颈长鸣。

醒来之后,龚姓商人呆坐许久,忽然醒觉梦到白鹤是兴旺吉祥的征兆。当下他立马定下“鹤鸣“的雅号,开始筹集钱财修建茶社。

按照现在的话来讲,鹤鸣茶社成立之初走得是“高端路线“。鹤鸣茶社用水取自城南锦江,茶叶均用当年采摘融花自窖。这样泡制出来的茶水清香适口,爽目安神。印有茶社名字的”三件头“(茶船、茶碗、茶盖)均出自景德镇的名匠老店。竹椅选用的是斑竹或者”硬头黄“竹制成,坐卧非常舒适。

若是按此发展下去,鹤鸣茶社大抵是能经营为成都小有名气的茶铺。但是机缘巧合之下,它却因为“六腊战争“而全国闻名。

原来在解放初期,无论是大学还是中小学教师都是没有”编制“一说,他们每一学期都要取得校长发放的聘书才能在岗任教。围绕教师的”饭碗“,就产生了许许多多的故事。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,往往教师们就要经过激烈的竞争才能获得一纸聘书,获得养活一家老小的饭碗。因为暑假刚好是阴历的六月,寒假则是阴历的腊月,所以这种情况被教师们自嘲为“六腊战争”。

当年鹤鸣茶社的茶客以教师居多。每到寒暑假的时候,全国闻名的“六腊战争“就在这里点燃战火。

彼时的法律法制并不健全,每学期校长手中的几十封聘书,除去应对人情世故,剩余的大多会放到鹤鸣茶馆里流通,成为可以炒作的商品。当时鹤鸣茶馆生意火热的时候,茶桌可以摆上三四百桌,甚至一眼望不到头。

根据文学资料记载,那时候茶馆的柱头上贴满了各种教师招聘信息。人声鼎沸之间,揽客和经纪人间相互讨价还价,教师游走于各桌之间交换信息,甚是热闹。

时过境迁,六腊战争已经成为过往,现在教师再也不用到鹤鸣茶社为博得4个月的聘书而激战。而鹤鸣茶社也没有因此沉寂下来,他以另外一种方式继续活跃在人们的口中。

02 老成都的茶馆故事

以前老成都的茶馆讲究“三个有:“有茶、有座、有趣”。

所谓的“有茶”是说老成都的茶馆可以提供各种各样的茶。以前老茶馆会根据季节的不同备下各种“时令茶叶”。比如在夏天备杭菊,冬天备沱茶。翻看现在鹤鸣茶社的菜单,少了几分趣味,却多了几分兼顾。

无论是全国闻名的西湖龙井,祁门红茶,铁观音,还是四川本土的碧塘飘雪,蒙顶甘露,竹叶青,亦或是另辟蹊径的菊花茶和柠檬茶,这里都能品尝到,但是唯独缺了成都老茶客最爱的茉莉花茶。

在成都的“老茶馆”时代,茉莉花茶是花茶界独占鳌头的翘楚。它以物廉价美著称,曾经一度占了花茶界销售的九成之多,压得白兰花茶、珠兰花茶等品种抬不起头。其中茉莉花茶中又以“三花”最受欢迎。

茉莉花茶的品质与茶坯的质量,茉莉花的品质有着直接联系。茉莉花茶根据其不同的品质可分为特级、一级、二级、三级、四级、五级、六级、碎茶和片茶等九个等级。其中“三花”刚好就处于价格和味道的平衡点,被老茶客们认为是性价比最高的一个等级。

由于三花的流行,“啖三花”就成为了茶客之间的暗号。一句“走,啖三花!”老茶客们自然就懂得起。后来由于品质和受众的关系,“三花茶“渐渐地从鹤鸣茶社这些老茶馆中淡出。

成都老茶馆的“有座“不难理解,”有趣“却值得大书特书。

当时一些茶铺为了吸引生意,会请很多人来表演。讲评书的、说相声的、打围鼓的算是常见的,还有唱竹琴的、打扬琴的,打金钱板的,甚至还有表演灯影戏和木偶戏的。

那个时候有讲评书的茶铺叫书场,书场的茶叫书茶。因为有节目看,所以书场茶钱也一般的茶铺茶钱高些。

现如今鹤鸣茶社中也保留了成都老茶馆这一特色。如果你愿意多花上二三十块钱,就能到园子里观看四川传统曲艺表演,慢慢消磨一天的时光。

老成都的茶铺里还经常能看到玩“四川长牌”的人。四川长牌据传是诸葛亮所创造。长牌由各种点子组成,包括了“吃、碰、滑、偷、召”等多种玩法,玩时手法变化多端。可惜现在玩长牌的人已经不多见了,茶楼大多都是斗地主或者打麻将的人。

老成都的茶铺也兼具了现在很多娱乐场所的功能,比如最出名的掏耳服务。鹤鸣茶社内,身着统一服装的掏耳朵师傅敲着手里的掏耳工具,发出阵阵脆响吸引生意。几样简单的工具,在你耳边轻拢慢捻,让你飘飘欲仙。遇到手艺好的师傅,甚至能让你舒服的打个盹儿。

再早些时候,茶铺里甚至还有理发修面按摩,也有算命拆字测吉凶。彼时的茶铺可谓是一个娱乐场所的大集合。在没有电脑,没有手机,没有现代电影院的年代,茶馆是成都最重要的娱乐场所之一。

03 鹤鸣茶社的失去和得到

“现在的鹤鸣茶社早已失去了成都老茶铺的味道。“

不止一次有老茶客对我说过这句话,私以为这句话既对也不对。

喝茶是成都人生活里最重要的一件小事,而成都茶馆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小社会。老茶铺里可谓是包罗万象,无论是贩夫走卒、商贾农工、还是达官贵人、文人墨客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。青年男女邀三约四来此以茶会友,携家带口的来此品茶论茶,三五闲人来此谈古论今、摆龙门阵。看相的,修脚的,按摩的,擦鞋的,掏耳朵的,卖零食的……三教九流相聚于此,各色人等熙熙攘攘。

现如今鹤鸣茶社却只剩了一种角色:游客。

这种变化即是鹤鸣茶社顺应时代的被动选择,也是他以另外一种方式热火朝天的延续。

在这种被动选择下,鹤鸣茶社同样也没有了老茶馆的三大功能:一种是各行业交易的市场;一种是集会和评理的场所;另一种是普遍地作为中等以下人家的客厅或休息室。(引自李劼人《暴风雨前》)

早些时候成都家底稍微殷实一些的家庭都有堂屋或者书房,这两个地方就是我们在电视剧里经常看到待客的地方。但是一般人家里却莫得这个条件,那如果家里来客人了怎么会客呢?这个时候茶铺就成为了一般人家里的客厅。家里来客人了,就带到附近的茶铺坐坐,这在当时也算是一种常态。

在茶铺里不用顾忌打扰到左邻右舍,不管是拉点家常也好,摆点悬龙门阵也罢,总是可以无拘无束地畅所欲言。哪怕你扯到嗓子骂人,大声争吵几句,旁人也最多看上几眼。如果是无聊极了,还可以去听隔壁子在摆啥子龙门阵。

老成都人真的是把茶铺当成了家的休息室一般。天气一热就可以看到打光胴胴的,鞋子袜子乱丢的,脚翘到桌子上的,抽烟抠鼻屎的,这几乎与家里无异。现在走到鹤鸣茶社却只能看到兴致勃勃的观光客四处拍照留念,着实少了几分闲适味道。

在茶铺谈生意的习惯成都人一直延续至今,“集会和评理场所“的功能却鲜见了。

老成都有一个词叫做“吃讲茶“。以前若是有两方人起了争执,但是还有调节的余地时,就会约在茶馆里,请几个双方都信服的,德高望重的人来评判是非。

在很多文学作品里都能看到吃讲茶场景的描述。我们来看一段李劼人先生在《暴风雨前》中对这种场景的描述节选。

如其有一方势力大点,一方势力弱点,这理很好评,也很好解决,大家声势汹汹地吵一阵,由所谓中间人两面敷衍一阵,再把势弱的一方数说一阵,就算他的理输了。输了,也用不着赔礼道歉,只将两方几桌或十几桌的茶钱一并开销了事。

如其两方势均力敌,而都不愿认输,则中间人便也不说话,让你们吵,吵到不能下台;让你们打,打的武器,先之以茶碗,继之以板凳,必待见了血,必待惊动了街坊怕打出人命,受拖累,而后街差啦,总爷啦,保正啦,才跑了来,才恨住吃亏的一方,先赔茶铺损失。

时过境迁,现在的鹤鸣茶社里已然不见“六腊战争“的喧嚣,也无缘”吃讲茶“的激烈场景。有的只是,太阳下每个人在茶馆里找到最舒服的姿势。在暖烘烘的阳光抚慰下,成都的阴郁气息散去,取而代之的是太阳带来的幸福感。茶客们就着暖洋洋的太阳似睡非睡,随口和朋友漫无目的的悬扯,好不惬意。

<< 上一篇

成都黑茶(成都黑茶店在哪里)

下一篇 >>

成都人的茶文化(四川成都茶文化)

版权声明

除非注明,文章均由 五四茶叶网 整理发布,欢迎转载。

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:http://edking.net/post/1099993.html

相关文章

我要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